南伶

刀剑乱舞x fgo【帝都圣杯奇谭】02脉动

其实只玩了刀乱,并没有玩fgo,大概知道个设定这种,所以如果有ooc,欢迎指正。如果有御主能够详细告诉我再好不过了。
以fgo的帝都圣杯奇谭活动剧情为主,好吧就是活动剧情里尝试加入了刀男_(:3」∠❀)_fgo剧情和对话翻译来源av24830716,有部分删改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致歉
清光有私设,不喜左上。写完大纲发现御主其实屁用没有,所以设定吐槽役,不喜左上。小酒鬼是极化后的小酒鬼。冲田Alter全部简称Alter。
--------------------------------------


【fgo的场合】
“—奄美少将,定期报告来了,皇纪2605年,六月,今日拂晓,第*次圣杯战争当中,三骑士的战线【Red  Line】已经确认。”被称为少将的男人面对着窗户外面,俯瞰着东京。回头瞥了一眼前来报告的士官“…嗯,这次早了几分钟吗。”
得到回应后,士官对着手中的文件继续汇报“考虑到现界的Servant总数,还是再大致的误差范围内的。已经在帝都的要点配备了两个中队的正式采用型的英灵兵。同样确认到Saber,Archer,Lancer三骑士的正规登陆,各自都展开战线,开始了战斗。其他职阶由于各身的特性或者说是现在仍在争夺职阶中,因此现在仍未能捕捉与确定。”
“这样…嘛…上次稍微有些乱来了。所以这次的三骑士的名单是?”
“Saber职阶是现代装扮的女剑士,Lancer职阶是铠甲武士风的枪使,Archer职阶是,…这边弄清真名了…这是!?”
“怎么了吗?”
“不,失礼了,赢得Archer职阶的是—是那位,织田信长殿下。”
“…什么?竟然是织田,…信长?”奄美少将脸上闪过一瞬间的错愕,眼里却是狂喜的火焰,最终无法抑制地狂笑“…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终于,回来了吗…!—信长公!”

痛觉渐渐回到意识中,立香睁开眼睛,但视线还是很模糊,只看见有个模糊的东西凑在了眼前,立香迅速清醒了过来,往后退了退。
“啊,还活着。”是那个穿水手服的,好像叫阿龙来着。
“喂,离远一点。”那个跟冲田小姐很像的Servant
“切,没能吃到。”【喂喂喂,你看上去是真的很失望啊,那真是对不起了呢】
“没事吧,Master。”
“…这里是?”立香扶着头坐了起来。
“这里是东京帝都的某个角落的某间小小侦探事务所的一角。”龙马从旁边探了探身,确认立香并无大事后坐回了旁边的沙发椅上。“介绍的晚了,这位是助手阿龙”
“耶咿!”阿龙和食物候补打了个招呼。
“虽然不是 Servant,但是跟Servant同样可靠哦。然后我是Servant·Rider坂本龙马。既然是日本人的话起码知道我的名字吧。”
“啊,教科书上看过,记得是出身幕末土佐的维新英雄。”
“哈哈…这可真是光荣呢。像我这种人居然写进教科书了呢”
“太好啦,今晚吃红豆饭”阿龙欢呼起来。
【噢好的,是龙马的老婆】立香在心里迅速做出定论。

【刀剑乱舞的场合】
半个小时前
“不行,联系不上本丸。”
带领第一部队撤出战场后,清光本想在取得通信后,向审神者说明目前情况并请求指示和支援。但是被隔断的通信使一切打算都无从谈起。清光知道自己在回避这个问题——他必须在一个完全未知的战场中判断形势,制定战策,甚至还需要判断谁是敌人——这是作为持刀者而非刀剑所考虑的问题。
【但作为是受主人所信赖而任命的队长的话…】清光想起了同样被围攻的两名女子,侦查最高的不动行光说其中一人受了伤,被一男一女带走脱离了战场。【既然同样作为织田信长的攻击对象,而且穿的完全不像是这个时代的,说不定是了解目前情况的人】
“不动行光,还能追上刚刚那几个人吗?”
“我一个人只是侦查的话,没问题。”
“跟上他们,我们需要掌握更多情报。”

【fgo的场合】
“原来如此,名字是藤丸立香吗。就是所谓的迦勒底的Master呢。”
听到龙马这么说,立香反倒有些讶然
“你知道迦勒底吗?”
“不,完全不知道。一点线索都没有。我只是听说是外面的来客而已。”
龙马两手交叉放在膝盖上。阿龙小姐坐在扶手上,但是头一点一点的,已经快睡着了。立香对于龙马的否认有些疑惑但也没有追问下去。龙马说完看向了立香的旁边
“话说这边这位Servant,相当在意她的情况啊。差不多该来个自我介绍了吧。”
“我觉得…,我是…,Servant…冲田吗?Master知道我的事情吗?”
立香看着这张跟冲田极其相似却露不出一点笑意的脸“跟冲田小姐很像,是Alter化吧”
“Alternative…记得是英灵的其他侧面流露出来吧。”
“…冲田,这就是我的名字吗。既然Master都这么说了,那就是这样吧。”Alter像是在思索,但还是收下了这个名字。
“那就来详细展开吧。阿龙,能给这两位泡杯茶吗?…阿龙?”听自己的名字后阿龙小姐立马清醒过来,站起身来。
“…哈!?茶?泡茶啊。交给我吧,唾液也会加进去哦。阿龙的唾液可是包治百病的呢。”
【不了不了,这个真的伤身体】立香内心是拒绝的

“嗯,看来没必要对圣杯战争进行详细说明了呢。能长话短说真是太好了。没错,七骑Servant寻求圣杯争夺霸权的战斗。这个是那个的亚种呢。毕竟这次的圣杯战争不存在Master。。”龙马一边泡茶,一边向立香解释。阿龙在他身后,好奇的看着茶杯中上下浮动的茶梗。
“没有Master的圣杯战争?”立香问是这样问,但十分平静。【这次是这样的啊,就没有正常的圣杯战争吗?哪天也许就会出现没有 Servant的圣杯战争】
“所有的Servant都没有Master是独自行动的。Servant这边数量庞大,甚至连关键的七骑都要群雄割据互相争夺呢。像是正式战斗前的预选赛那样。事实上,你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的Master呢。”龙马将茶杯分别递给了立香和Alter。
“…那,我也是其中的一骑吗?”Alter向龙马问道。
“这方面我也没办法…话说回来,你为何和她在一起?”
“…我是,回过神来就已经在Master身边了,…除此之外我都不清楚。我必须和Master在一起才行,我只是这么觉得的。”Alter语气认真地让立香不由地老脸一红。
突然所有人眼前闪过几丝波动,阿龙护在了龙马的身边,Alter也按刀半跪在立香前。接着出现了代理所长达芬奇的立体影像。
“—于是就到了我出场的时候啦?”
“达芬奇酱!”
听到立香叫出对方的名字,所有人都放松了大半。
阿龙还有一点警惕“这是啥玩意儿啊?吓我一跳。喂,你是哪来的妖怪啊?”
“看来似乎是Master君的同伴呢。不过居然能跟这个被隔绝的帝都…”
“隔绝…,对,就是这样!虽然详细原因还不清楚,但时立香酱在灵子转移的过程中被囚禁到这个奇怪的空间当中了。本来往常都能够查明坐标进行追踪的,但这次不知为何十分困难。只是通信的话还是能够强行连上的。”
“你们看起来是她的伙伴呢,难道就是她所说的迦勒底的有关人员吗?”
达芬奇没有正面回答龙马,只说“是你救了立香吧,谢谢你。看起来就是一位很好说话的Servant呢。但是我有一件事要确认。Rider,你的目的究竟为何?”
【喂喂喂,等下,这么快进入重点的吗?】立香觉得空气突然安静,场面十分的微妙。
但龙马好像没有很在意,重新坐回了沙发椅上。“嘛,还是说到这点上了呢。…嗯,也没什么好说谎的,我就说清楚吧。我的目的是回收圣杯,或者说是破坏。如果可以的话,回收回来的圣杯让给她也没关系。”
不光是达芬奇,立香对这个答案也非常惊讶。“嗯,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样的话,你又有何所得呢?”
“真是服了呢,以前也经常被说类似的话。”龙马叹了口气“那我就这么说吧,由于这场圣杯战争,这座帝都的百姓受了很多苦难。我只是想帮助他们而已。”
“嗯,我当然信任你。坂本龙马,你是值得信赖的英灵。”
立香觉得自己需要使用一下发言权,否则跟不上达芬奇天才的脑回路
“达芬奇代理所长,为什么这么说?”
“啊啊,虽然现在还正在搜索他的资料当中,但刚刚这份言行跟他的生前资料是一致的。他是特别无欲无求的人物。是比起个人得失更追求全体得失的男人。这种人类会权衡但不会撒谎。立香酱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说得很对,但我好想反驳啊】于是立香说道“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那么Rider,那我再行问候,就请多照顾立香酱啦。我们是人理保障机关迦勒底。简单来说就是负责支援立香酱这样的家伙吧。对我的话可以更加亲昵点的,叫我达芬奇酱哦。”
“…姆。”Alter好像不是太满意。
“那个,达芬奇酱是吧,真是太好了。看你的样子似乎连这座帝都东京的异常状态都已经观测完毕了吧?”
“当然。立香酱,虽然都是惯例,但还是希望你能冷静点听我说。这片空间,竟然只存在着日本东京。就像是漂流岛一样。”
立香刚想吐槽一下惯例,却又下意识说出了惯例的一句“这是怎么回事啊?”
“有堵看不见的墙壁般的东西将空间遮断了。用物理方法无论入侵还是逃出都很困难。跟通常的历史错位了,从这层意义上来说跟特异点一样呢。”
龙马思考着达芬奇所给出的信息“特异点…嘛,原来如此,比喻得真妙呢。—就是如此。在这座帝都无论是人还是Servant,似乎都无法踏出外面一步。这座帝都甚至从历史中被隔绝了出来。”
“那么,究竟要怎样才能回来呢?”立香提出了唯一关心的问题。
“这点没问题的,你就放心吧。能够进行通信,就以为着同样能够垂下灵子转移的线原本为了提高成功率就必须要有更多的情报和稳定。该特异点的构造解析已经完成了。毕竟我是我是天才嘛。恐怕,是以数个要点为中心。通过地脉张开结界,用以维持·形成这一空间吧。虽然捕捉到几个奇怪的要点,但是不去看现场看看的话怎么也…”
龙马立即提出了解决而方案“不,这就足够了。真是帮大忙了。每一个要点,我都打算要去巡视调查。”
突然立体影像开始抖动模糊,伴着滋啦滋啦的声音。
“失礼了,我这边对你那边的观测的虚拟验证开始错位了。怎么看都是人为的妨碍呢。看来你那边有着相当“恶质”的术士在呢。 重新设定需要花点时间。只能暂时切断通信重新调整了。”
然后影像消失了,只勉强听清声音“虽然很抱歉,我们这儿的通信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就去查明那些奇怪的要点吧。——拜拜啦立香酱。我们这边虽然会继续观测,但你还是得慎重行动啊。”

【刀剑乱舞的场合】
所有人都沉默着,消化着不动行光带回来的巨量信息。
“所以这里存在的是真的,过去的织田信长。过去的人以某种形式重新现世。这可能做到吗?”长谷部对不动行光所带回来的情报不置可否。
“你也亲眼看到了吧,那就是信长大人,我们两个过去的主人。无论你相信与否。”
但是无论怀疑还是争辩对目前状况的解决没有任何帮助。
“我和安定去跟对方交流,如果能暂时达成同盟的话再好不过了。但既然是与我们同样需要离开这里与外界取得联系的话,就有交涉的可能。”清光打破了沉默,提出了提案。“我们对这里一无所知,这是唯一的出路。”
“加州,不动刚刚说了,那个人跟冲田总司好像是什么关系来着。你们两个,没有问题吧。”和泉守两手插在袖子里,抱着打刀盘腿坐在墙角,阴影打在脸上,加州甚至有一瞬间以为这个时空中在他眼前又出现了鬼之副长。
“我和安定都曾是冲田总司的爱刀,如果需要作战,我们两个足够应付。如果对方真的和冲田总司有什么关系,我认为这更加有利于交涉。而且”清光顿了顿,一直似乎在思考的安定瞟清光一眼“我已经快忘记了,过去,还有冲田君。我没有留恋,也不会犹豫。”安定没有接话,和泉守跟往常一样笑了笑,阴影从脸上退开“那你把这家伙也带走吧,听说坂本龙马也在之后,陆奥守这家伙就坐不住了。”
不等陆奥守反驳,清光就拒绝了“只是交涉,两个人够了。走吧,安定。”

两个人向着不动给出的方位,迅速移动着。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安定先开了口“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时空中确实没有感受到时间溯行军的气息,但织田…”
“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冲田君的事。”
清光顿了顿步子,但没有停下。
“你真的已经忘记了吗?”
“池田屋的时候,我折断了。所以直到冲田君病逝,陪在她身边的是你不是我。在那之前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而现在我的主人是审神者,我是他的刀,过去的事舍弃就舍弃了吧。”
“清光…"
“到了,小声点。”清光看着街对面的窗户,咂了一声“两个人,另外的一男一女不在吗?”

【fgo的场景】
“她到底怎么回事嘛…”Alter小声说着
立香马上解释“ 达芬奇酱是迦勒底的代理所长。”
“…姆,…这样嘛。”
“怎么了?你也肚子饿了吗?”阿龙问道
【龙马的老婆…是单细胞呢可爱】立香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
“…阿龙就只有这个方面完全不行呢。那么,虽然有点赶,但我想去探查其他servant的动向。你伤势还没完全恢复,就拜托你帮忙看一下家了哦?”龙马起身,拿下了墙上挂着的帽子。
“杂鱼就老老实实地待着就好。”阿龙跟在龙马身后,也不忘嘲讽立香一句。
“杂鱼什么的…是,我知道啦。”而立香无法反驳。
“ …master由我来守护。”
【呜呜呜呜,这世界上只有冲田小姐,啊不,Alter小姐能给我一丝温暖】
“是啊,她的护卫工作就拜托了哦。对了,如果有空闲的话,能不能也帮我做几件工作呢?要是不介意的话就拜托了哦。这里远离三骑士的战线,我觉得是没多大危险的。”
【拜托不要再说新设定了,我有点累】但立香还是问道“战线?”
“啊啊,似乎是这次圣杯战争的特殊规则什么的。赢得了正规职阶的Servant能够留在自己的战线内,收到来自圣杯的特殊支援的样子。”
Alter  “…我并没有受到支援。”
“所以我说是正规啦。被召唤出来的Servant在相互争夺职阶中取胜,并被固定为该职阶,开始受到圣杯的支援。因此要与其他Servant相互争夺领土。”
“占阵游戏?”立香努力理解龙马所说的。
“是啊,这么说就很好懂了呢。没错,就像是占阵游戏一样。顺带一提,身为Rider的我对于其他Servant的战线似乎能在某种程度上无视并自由行动呢。对于调查来说还真是很有效果呢,帮大忙了。”
“原来如此。”
“Archer所率领的那种奇妙生物或许也是呢。根据职阶或英灵不同,效果似乎也会有所改变呢。结果还是只能亲自去确认了呢。那么,我这就出门了,就拜托你看家了哦。”
“我会抓只青蛙给你当伴手礼的。”阿龙表情非常认真,一点不开玩笑的那种
“不劳您费心啦!”
“拿过会儿再见。”龙马礼貌地带上了门,立香还能隐约听到门外的对话。
“喂龙马,那些家伙真的没问题吗?”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阿龙居然也担心人类呢。难道你还挺喜欢她的?”
【哦,这是心动的感…】
“还行啦,看起来很好吃嘛。”
【好吧我看起来真是该死的甜美。】

TBC

-----------

这次全篇基本全是讲设定,所以几乎照搬了fgo这一章的活动剧情,进行了部分删改,但没有办法,设定总得讲。因为有删改,完整请av24830716
一直在想怎么能写出游戏中冲田组完全不同于动画的相处模式的感觉,又怕ooc。如果能表达出来就好了
因为大部分都是对话讲设定,所以删改了很多。
现在开学了,大二比较忙,不知道以后多久能写点东西,可能会拖很久也说不定。

刀剑乱舞x fgo【帝都圣杯奇谭】 01帝都

原本是给社团舞台剧写的剧本大纲【脑洞】但因为各种原因废弃了,觉得有点浪费所以写的
其实只玩了刀乱,并没有玩fgo,大概知道个设定这种,所以如果有ooc,欢迎指正。如果有御主能够详细告诉我再好不过了
天天做梦都希望联动
以fgo的帝都圣杯奇谭活动剧情为主,好吧就是活动剧情里尝试加入了刀男_(:3」∠❀)_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致歉
清光有私设,不喜右上。写完大纲发现御主其实屁用没有,所以设定吐槽役,不喜右上。





【刀剑乱舞的场合】

   加州清光对眼前的现状感到无比困惑。自从刀剑中被召出成为付丧神,被赋予从时间溯行军手中保护历史的使命。本应该直到刀剑本体折断,无用思考犹豫,只需战斗就好了。但是眼前是前所未有的状况—小型的织田信长正在攻击普通市民。“历史已经发生改变了吗…”清光试图说服自己理解眼前的情况“可是,无论如何,这不可能!这是…1945年的东京啊!”


  “加州清光,打扰了。”关上移门后,清光跪坐在审神者的身后,将刀放在身侧。这次传唤非常紧急,他猜测大约是时间溯行军有了足以让他这个本丸中资历最大的刀剑出阵的大动静。是久违的出阵,刀剑斩杀的本能对此无法抑制地兴奋。

审神者背对着他,写完了最后一振刀名。转身将出阵名册递给他“我探测到这个时代有奇怪的力量在涌动,东京的似乎像是被那种力量与世界隔绝了。”

【东京?啊…是说江户吗】清光咂着这个对他来说陌生的新名词,还没有认识到问题所在

“时间溯…”

“也许不是。”

审神者打断了他的话,清光不能明白主人还有他想的原因,但他也不准备发问。本丸的加州清光相较其他刀剑男士,似乎一直缺少了点什么。本丸中无论哪振,或多或少对自己的过去和原主都有所执念。而加州清光仿佛还是那把打刀,除了遵从主人的命令斩杀敌人以外,不问他事。或许还有一个主人的喜爱。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本丸中实战经验最为丰富的刀剑之一。

  审神者没有对此再进行解释,接着说道“时间是1945年,是我们从未到达过的时空,完全陌生的战场。所以,加州清光,任命你为第一部队队长。”

“我是队长吗!嘿嘿,特殊待遇啊!”

“是的,我对你很期待,带领第一部队进行远征调查。即刻出发。”

“绝不会辜负你的期待,我现在就去通知集合。”清光收下出阵名册后,准备起身离开了房间。

“清光,”加州停下了动作,对上了审神者的目光“我一直隐隐有所感觉,除了我们还有别的力量在守护这个世界…”

清光听着,毫无反应或是说不知道该有何反应。

【如果是敌人的话,斩杀就是了。其他什么的…】他冷漠地想着。

“我赋予了你们不只是这个身体,更重要的是心。我有所预感,这也许是个契机,你可以找到你缺失的东西。”

“那么希望能如你所愿。”清光笑着眨眨眼,起身行了个礼,离开了。


中庭:

“打刀,大和守安定”

“该出场了是吗,了解”

“打刀,陆奥守吉行

“哈哈哈哈,交给咱就对了”

“打刀,和泉守兼定”

“是是,当个副队长是吧

“短刀,不动行光”

“交给我吧”

“打刀,压切长谷部”

“在下领命”

“队长,打刀,加州清光”

“现在出阵!”


  总之,不知道哪步出了差错,这片完全陌生的战场上正上演着绝不可能发生的战斗。第一部队全员还未从混乱中理出头绪,就马上被小型的织田信长包围了。

  “清光!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信长公会在这里!”

“这不是1945的东京吗?”

无法回答同伴的问题,清光隐约看到了远处像是织田信长本人的身影,但队伍里还有两振曾为织田所有的刀,无法确定当他们看到织田本人时会有什么更难预测的反应。清光挡下一记攻击后喊“我也不清楚,先撤离这里。”

万幸小型织田也似乎对另外两个人更感兴趣—穿着现代服饰的两名女子,其中一个皮肤黑些的手里拿着大太刀。匆忙之间清光只来得及扫一眼,一丝微妙的熟悉感转瞬即逝。第一部队不多缠斗,各自挡下攻击,迅速脱离了战场。


【fgo的场合】

【总之现在只能逃跑了。】在目睹小型织田对普通人的无差别屠杀后,立香决定避免成为织田手中的怨魂。尽管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在迦勒底,还是独自一人出现在这儿。但紧急回避计划很快就失败了。

“信…?”阻止者是织田信长本人,挡在逃跑路线的正前方。阻止方式,立香腹部被子弹打中,倒在了织田面前。

“这么是不客气啊,你以为我是谁。

我可是第六天魔王波旬——织田信长。”

“…到底是什么情况…”【完全不认识我的样子啊!】

“嗯?看来你这家伙完全是局外人啊。还以为是Caster的把戏呢…那么,去死吧!”

织田将枪对准了立香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诶?】

立香睁开眼,眼前是皮肤黝黑的女剑士,手持大太刀,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织田也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色“…什…你是谁?!”

“…冲田小姐?”【五官长相,发色,瞳色跟冲田小姐几乎一样,但是除此之外…alter化?】

“这么夸张的大太刀…哦,还是那边小姑娘的servant吗?”

冲田小姐,不,持大太刀的女剑士持续沉默,只是看着织田。
“没想到,在帝都内还有和master签订契约的servant啊…有趣!虽然不知道你是哪儿来的英灵,不过居然就这么散漫的进入我的战线…所为最优的Saber阶的力量,就让我见识一下吧!”

织田拔出太刀和剑士缠斗在了一起,但是无论斩击还是格挡,力量还是技巧,织田都明显更高一筹。

女剑士被织田击退,半跪在地上,嘴角流着血但一言不发地依然挡在立香前面,瞪视着织田。

“什么嘛,”织田挥了两下刀,向剑士走近着“就这样,你还是被称为最优的Saber阶吗?简直就是个婴儿。”

女剑士开口了,却勉勉强强才将音节连接成有意义的词语“ma…ster…”

立香虽然躺倒在地上,意识还算清醒“…得做点什么!没事吧?”

“…没…事”

织田拿着枪走到了两人的前方,剑士也撑着大太刀重新站起,摆出来迎战的架势。

“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吗?哼,白让我期待了。看来这场战斗很无聊啊。够了,消失吧!”

“铛”子弹又一次被挡下来,这次不是剑士

“呼哈哈哈哈哈,让你们久等啦,弱小的杂鱼人类。”是一个穿着黑色水手服,红色领结的少女,身后跟着身穿白色衣装的男人

“哈?”织田对被挡了两次子弹感到十分的恼火,却对突然插手的这对男女谨慎地退开了两步。

“这种东西没用的,笨蛋笨蛋。喂,那边的人类,你还活着吗?死了的话,我可以吃掉你吗?”对于少女的问话,立香已经无力反驳。她对目前的整个场面十分混乱,在场的五个人中,她认识的只有一个或者一个都没有,然而快一半的人想让她死,虽然其中一个刚救了她。

“不不,她是很重要的客人,阿龙。”白色衣服的男人笑着拦住了水手服少女,转向了织田“你们好,初次见面,Archer,不…——织田信长公。”

织田信长皱了皱眉“你是…什么人?”

旁边的被叫做阿龙的少女一脸兴奋地聒噪着“怎么办?要么?要干掉她吗,龙马?”

“不了,暂时不出手吧,我还担心她的伤。而且…”被称作龙马的男人瞟了一眼仍在警惕的剑士“要是把那边的你也波及了可怎么办?”

剑士磕磕巴巴地说出了话“…明…白了…原来…如此…这就是…语言吗…我想起来了。”

“怎么,你能说话了——不,是记起来了吗?”织田无表情地举起了枪“嘛算了,不过即使垃圾增加多少,

难道你们觉得,我会放过你们!?”

【阿龙小姐又一次以无法看清的动作接下了子弹,哇哦,让我们为这位选手的精彩表现鼓掌,但也许是失血的原因所以看不清吧,啊眼前也渐渐暗下来了,还…还能听到声音】立香在吐槽中想象着现实场景。“所以说这东西没用的啦。龙马,这家伙要搬走吗?”

“是的,拜托尽量温柔点啊,那边的servant,你还能动吧。”

“…是,我没事。”

“好,这边!阿龙!”

“逃跑吗…你们,去追!”

“nobunobu!”

【哦哦,信已经快炸了吧,竟然让两个英灵在眼皮底下跑了,还带着个master。说起来这群人我只认识信啊…嘛算了,也不是认识我的信。】立香用着最后的神智进行着吐槽。

“伤…嗯。虽然出血很厉害,不过似乎没有致命伤呢”

【出血很厉害还不是致命伤吗??歧视啊!】但立香确实觉得自己还可以在抢救一下。

“你死掉的话,我会好好吃掉你的,所以快去死吧。”

【没有…致命伤啊!!刚刚还这么说的,不会死掉的吧】

“不不不,真的别再这样说了。”

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加入了对话【大概是我的servant?】“…谢谢…你们是?”

“哎呀,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Rider,坂本龙马。而这里是——帝都东京。”

【哦,好吧】立香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tbc

-----------------------------
因为有人想看所以写了嘻嘻
因为fgo怕ooc所以基本一直在用对话的形式, fgo剧情和对话翻译来源av24830716,有部分删改
哦对了,小酒鬼是极化的小酒鬼啦

fgo【帝都圣杯奇谭】x刀剑乱舞

【因为下了决心要写了,所以把大纲部分和剧情相关的都删了,人物及背景方便理解就先留下了】

是给社团舞台剧写的剧本大纲【脑洞】
但因为各种原因废弃了,觉得有点浪费
在想要不要写同人,试写了冲田组的片段,自嗨
天天做梦希望联动
因为只是大纲,所以直接写了背景人物和剧情
以fgo的帝都圣杯奇谭活动剧情为主,好吧就是活动剧情里尝试加入了刀男_(:3」∠❀)_

大纲
人物及背景
fgo【帝都圣杯奇谭】 x 刀剑乱舞
【fgo】
冲田总司【新选组一番队队长,为此次圣杯战争中saber
冲田总司alter【冲田总司的其他侧面流出,冲田出生时一度濒临死亡,与仅此一回的抑制相配合调整了灵基像炸弹一样的东西,换句话说,以借来的生命成为了抑制力的守护者。
坂本龙马&阿龙小姐【出身幕末土佐的维新运动的英雄,为此次圣杯战争的rider,阿龙是龙马的搭档但其实是龙马的宝具
织田信长【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为此次圣杯战争的archer
织田信盛【信长的弟弟,本来灵基不足以现世,信长分出部分灵基才得以现世
御主(立香)
【刀剑乱舞】
加州清光【冲田总司爱刀之一,曾在池田屋折断刀尖,此后不再被冲田所使用
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爱刀之一,在冲田屋事件后使用,冲田病逝后不知所终
和泉守兼定【土方岁三所用打刀,函馆之战战死前,将其交给手下带回老家
不动行光【织田信长爱刀,深受喜爱,曾在喝醉时边打节拍边唱来夸耀不动行光,后将其赐给小姓森兰丸,在火烧本能寺事件中,森兰丸为保护织田信长而死,不动行光烧毁
压切长谷部【织田信长所持打刀,织田因无法容忍犯错的司茶人,连同藏身的架子一起一刀斩断因而取名压切,后来下赐给直属臣子都算不上的人,因而长谷部对织田的残暴和自己的际遇感到不满
陆奥守吉行【坂本龙马所用爱刀
【背景】
本次为圣杯战争的亚种,所有servant都没有 master独自行动,冲田alter为特例。各职阶的servant展开【战线】,通过争夺阵地来称霸。整个空间只存在日本东京,被caster与外界隔绝,很难脱离,如同与历史错位了。维持这个空间的是圣杯碎片制造的楔子,只要将其破坏掉,特异点就会崩坏,就可以返回外界。战线与楔子是连锁的,削减敌方战线,圣杯支援就可减弱。
审神者】
公元2205年,以改变历史为目标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发动了对过去的攻击,时之政府为了应对这一局面,派出审神者前往各个时代,审神者能够唤醒器物中沉睡的心灵并赋予其战斗能力这些拥有战斗能力的付丧神被称为刀剑男士。